禪修心得"話頭七的初次體驗


 

 

【 緣 起 】:

這次能進禪堂體驗打話頭禪七,對這禪修方法一竅不通的我來說,真的是澈底扭轉對話頭的恐懼和

不安。七天裡所有的過程讓我從完全的生疏,到勇於接受挑戰而享受無比禪悅法喜之心。

報到第一天進入禪堂走向自己號碼的蒲團方墊時,首先印入眼簾的咖啡色屏風便起了一大疑情?禪眾

的位置排列也別於初階禪七,直到擔任這次主七的總護–果祺法師說明後,方知道原來這個機關還與

師父有關聯。因為禪宗初祖–達摩祖師西來,曾經面對山壁打坐了九年。而禪堂內因空間設限,以屏風

代替同樣有面壁的效果,在往後每天的實際使用後,真的越發讚嘆師父的智慧與巧思。

不過頭兩天,依照法師教導的打坐方法:眼睛打開,不要對焦眼球放鬆不用力,以廣角方式面對屏風。

我總感覺好像在看3D圖案,屏風上好似有水般在浮動!第一次集體小參提出這現象,法師說:「這是

正常過程,因為還不熟悉打坐睜開眼睛,很快就能適應不要擔心。」等習慣睜開眼睛打坐,不僅比較不

會昏沉連妄念感覺還真的比較少。果祺法師表示等你習慣睜眼睛打坐,如果要你再用閉目八分法,一定

會讓你捨不得放掉,果然一點不假。

這次聆聽師父的開示是以象崗話頭禪十為重點,並講解大慧宗皋語錄。第一天師父便指出話頭的特色

就在省力處。打坐時不管身心反應、內外環境,著力處專心在提話頭。方法要綿密、身心要放鬆,行住

坐臥中隨時將話頭輕輕提起。念「什麼是無」?重點不在這句無意義的話,而是要把生死繫在鼻端,對

生從何來、死往何去?是否能自己做主?!所謂「愚者空境不空心,智者空心不空境。」就是要我們練

習心不隨外境轉,而禪修最基本的三個要素:要有信心、意志力、發恆常心。相信佛法和祖師大德告訴

我們的,人人本具有佛性,不須向外求。對自己的修行也要有信心,如果方法用得不好或沒有進步,就

要提起意志力,也就是所謂的願心。不要怕發願,要發利益眾生的大願,有願就會有力。每天最期待聆

聽師父的開示,但是螢幕上的師父,已經明顯看出他老人家當時色身病痛虛弱,卻依然為大眾開示的大

悲願心,令我生起無盡地感佩而留下慚愧不捨的眼淚…

主七法師的逼拶—

不管是禪堂室內經行、跑香或在室外草地快步經行,對我都是最好的棒喝。挨香板時,法師句句

逼拶:「貪生怕死的是誰?」「放不下的又是誰?」當下我死命的不停地走、不停地快跑,內心

不斷地吶喊:我不要!不~要~都已經死過千萬次,不差這一次嗎?放下,自在解脫,放不下,

生死輪迴啊!本來的面目是什麼?裝模作樣的又是誰?不停地問、不停地問:無!無!無!

到底什麼是無?!當香板敲下嘎然停止的剎那,我的心還是自由的嗎?何去何從可以自己做主

嗎?生命中這一大議題,就足夠令我們起很大的疑情,到底來到這個世界究竟為的是什麼?

有一天法師突然問:「已經知道什麼是無的人,不怕死的人可以來我前面。」當下不加思索、

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竟然傻傻地走到法師前面,已經想不起來當時的回答,挨了香板後

我的腳痛突然沒感覺,聽話地繼續快走還二度走到法師面前表示我不怕了!事後的那一支香,

我竟然坐得最安穩,終於領悟到話頭這方法,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絕妙處阿!

每晚的大堂分享,果祺法師語重心長不斷地提醒禪眾:話頭方法雖然很簡單,但隨時要將它提起

不能間斷。就連用齋、喝水洗手時,也不能將它吃掉。還說修行時,在坐中用功十分,那動中

只剩一分。那在動中十分,夢中只剩一分。在夢中十分,病中只剩一分。當病中十分,到臨命

終時,僅剩一分。換言之如果以數據來呈現,0.1×0.1×0.1×0.1=0.0001 ,這微乎其微只剩的千萬分

之一,真的令人不寒而慄!如果解七走出禪堂後,所有的方法束之高閣,以玩票的心態來參加

禪七,就如同浪費生命是同樣的道理。

圓滿日的前一天中午,看完師父在這次禪期的最後開示影片,再度提醒我們生命就是在修行。

要以人身作為修行的道器,而不是在造業而輪迴不已。要以奉獻自己、成就利益他人為目的,

這樣才不會枉然此生。修行的方法沒有捷徑,也無法取巧;更不能帶有雜染心看待他人,唯有

老老實實的修,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這才是我們正確和該有的心態。

這真的是一個美好又幸福的禪七,帶著主法法師、監香法師、小參法師和所有內外護義工菩薩們

的祝福,望向窗外皎潔的月光,浮現這首師父解說大慧宗皋禪師對悟境的禪詩:

荷葉團團團似鏡

菱角尖尖尖似錐

風吹柳絮毬毛走

雨打梨花蛺蝶飛

萬物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生命是多麼的美好,每一個當下都是修行的開始!

話頭禪真的很棒~

謹此

合十

感恩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