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泊爾朝聖之旅第七天(2/18)



英文版的「五戒」—1.不殺生2.不偷盜

3.不邪淫4.不妄語5.不飲酒、嗑藥。












 

倫比尼園(藍毘尼)– 迦畀羅衛城 參訪釋迦族皇宮遺址後,前往下一個聖地舍衛國

 

昨晚在夕陽餘暉下抵達住宿的這家尼泊爾飯店( HOTEL NIRVANA),採用田園VILLA的建築風

味,內部卻充滿濃厚的中國風。大廳擺設的桌椅和牆上的掛圖都是我們熟悉的景物,庭院裡

的樹木花草整理的井然有序,無憂樹依著圍牆栽種排列整齊,荷花池塘、小橋流水令人望之

既放鬆又禪悅。團員們都紛紛拿出相機拍下這麼美麗的景色。就帶著這分愉悅的心情,我們在此

持誦佛號和心經,也感恩佛菩薩加被讓大家一路平安順遂抵達佛陀誕生的聖地。

 

當車子行至接近園區時,導遊解釋說:目前因為大型車輛必須繞道無法在以前的停車場下車,

我們反而更有福報,坐在車上把整片倫比尼園巡禮一圈。晨曦薄霧中倫比尼的每一棵樹矗立

在一片無垠的原野中,溫暖的日出從天空中灑照在地面上,這般的詩情畫意簡直如夢中仙境!

也就是這麼殊勝的地方,我們偉大的心靈導師—佛陀,才會誕生在此吧~~

 

大約四十多分鐘車子抵達倫比尼園。入園口豎立一座圓拱形的塔門,正中間雕塑四眼天神佛塔

尖,充滿濃厚的尼泊爾感覺。走到摩耶夫人紀念館有一小段路程,雖然門口有三輪車代步服務

,但我們較年長的菩薩們,沒有人想要搭乘。沿途有許多野生的猴群,我們在回程時還特別與

它們結緣呢。在中途看見豎立一塊黃色石碑,上面刻印有英文版的「五戒」—1.不殺生2.不偷盜

3.不邪淫4.不妄語5.不飲酒、嗑藥。不僅做為一名佛弟子,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這五條戒律就是

自利也是利他的五條善法。如果大家都能做到,人間淨土一定可以實現。

 

通過這石碑轉彎後有一小湖,湖面上能看見一群嬉戲遊水的黑色鴨子,悠哉悠哉好不快樂!

終於抵達摩耶夫人紀念館。白色建築主體旁高聳著阿育王建造的石柱,我們先把帶來的供品、

和法會所有莊嚴物佈置整齊後,開始燃香禮拜。其實到佛國朝聖的行程順序,理應從誕生、

成道、弘法度化至涅槃聖地,但事實上團體的參訪路線是無法這樣順著走。最重要的是因為有

佛陀在此降生於人間,應身說法49年,今日我們才有佛法可聽聞學習。

 

隨後我們持誦「南無本師釋迦摩尼佛」聖號,成二縱隊依序進寺廟裡禮拜摩耶夫人。挖掘出的

磚砌舊遺址在台基下,大眾合十先繞匝三圈後行至誕生石頂禮問訊。誕生石塊已經被罩上

玻璃箱保護著,而牆上則塑有一面佛誕石浮雕,牆面上被貼滿了亮黃金片。頂禮當下升起

父母對我們的育養大恩,真的難以回報!感恩摩耶夫人的辛苦。走出紀念館,我們在石柱

下拜願禮佛圓滿一場莊嚴又殊勝的祈福法會。

 

法會結束後利用自由時間,有人靜坐在水池邊享受當下的體驗。也有人走至菩提樹下,接受

在此修行的一位長者祝福。這位外貌和靄慈祥的修行者,還一再指著菩提樹中的佛龕對我們說

:「釋迦摩尼」(台語)。讓大家禮佛祈願。而在長者身旁幫忙的那一位可愛小菩薩,還是他的

小孫女,聽說我們來自遙遠的台灣,面帶著靦腆害羞的笑容回應,而我們也祝福她一切平安

吉祥。

 

參訪結束離開這美麗的倫比尼,我們再回到飯店用完午齋後,迎著普照的佛光前往增加的兩

個景點。前文曾經提過,因為在德里因緣不具足而無法參訪博物館,領隊楊師兄答應到此地

會帶大家參訪 迦畀羅衛國 的遺址,和釋迦族的舊皇宮。因為這兩處遺跡皆位於往舍衛

國的路途上,所以不會耽誤下午的車程。進入 迦畀羅衛城 】,看見一大片綠茵草原地,

和許多大大小小的紅磚寺院遺跡。在羅森菩薩導覽未解說前,一群身穿制服的學生也來此

參訪。看見我們到來竟然興奮的圍著大家,爭相拿出手機拍我們。其中老師還詢問我們來自

哪裡?熱情的態度讓大家也感受到他們師生的善意,彼此結下美好的善緣。隨著導遊的帶領

參訪結束準備離去時,團長看見一旁有六位在此靜坐修行的僧人,我們剛好巧合也有六小組

,所以江老師要六位組長出列代表供養。依序我排在第三位法師座下,也許與他累生曾結過

善緣,在我們供養完畢起身時,這位法師竟然給我一小包紅紙,當下我呆了幾秒!馬上起身

交給江老師,在旁的導遊幫忙翻譯說:這是穀子化石,法師們有誦經持咒要贈予給我們,以

此祝福大家身心平安。大家聽完都非常感動,所以每個人又都個別隨喜,法喜充滿。團員們

護持三寶的心,是沒有分別的,大家無不把握當下因緣,真的令人讚嘆!

 

我們一行人來到 迦畀羅衛城 附近的舊皇宮遺址,看到日正當中有一批工人正在清除挖

出的紅磚。在炎炎烈日下令人感到無比的辛勞,我們全體在此誦一遍心經和聖號,回向他們

健康平安感恩他們所做的工作,也祈願有更多佛教遺物能出土重現在世間。

在此向佛陀的故鄉告別,我們也繼續前往經典上最有名的:「一時佛在舍衛國…」

 

阿彌陀佛

感恩

 

 

延伸閱讀:

倫比尼最主要是禮拜佛祖出生地,及【摩耶夫人廟】、佛陀誕生沐浴池、【阿育王石柱】–高約5

公尺,直徑6公分,設有鐵柵保護。【倫比尼園】佛祖誕生之地。古代的倫比尼園地區,有一千多座佛寺,後來除了阿育王石柱和一棵菩提樹外,其餘都已經變成廢墟。菩提樹前有一方水池,被稱為「生命之泉」,聽說有佛緣的弟子來到此地,可以從池水看到自己前世的模樣。佛陀的父親是淨飯王,母親是摩耶夫人。某晚夫人夢見六牙白象進入腹中便懷孕,快臨盆之前,依當時印度習俗,須回到娘家分娩,走到天臂城倫比尼園林休息,在園中水池沐浴後,走到池旁無憂樹下,手攀無憂樹時,悉達多太子誕生了。悉達多太子就是後來的釋迦摩尼佛陀。

 

倫比尼 】- 佛陀誕生地 釋尊的父親淨飯王是迦畀羅衛城的城主,母親摩耶夫人是天臂城的公主。兩人膝下無子,據說摩耶夫人晚年,夢見從天界的滿月中降下一隻白象,從她的右脅入胎,之後她就懷孕了。摩耶夫人為了生產,按照印度的風俗回家鄉待產,途中在藍畀尼 沐浴。然後往北方走了二十幾步,相傳右手摸到無憂樹大紅色圓錐花序的花時,太子就誕生了。所沐浴的池子,從此被稱為誕生池。【摩耶夫人紀念堂】供奉的主尊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的太子,太子是當摩耶夫人伸出右手放在無憂樹的樹枝時,從右脅下誕生的;還有摩耶夫人的妹妹摩訶波奢波提,後來成為養育太子的養母;其左側是抱持裐布禮拜的梵天與帝釋天的浮雕。摩耶堂的階梯北邊,樹立的阿育王石柱被鐵欄杆嚴密地保護著。 1896 年,這個一半被埋在土裡的石柱,由考古學者 富勒 挖掘後,才真相大白,當時無法判斷到底是什麼,也有報告說,石柱的一部分被當作將米或小麥脫殼的石磨。這個石柱上,用婆羅米文刻著阿育王 的詔敕。 上面明白地刻著:『受眾神眷顧、面貌慈祥的阿育王,即位二十年後,親至此地巡幸參拜。因為此處是佛陀 釋迦牟尼 誕生地,故命人用石頭作馬像,建立石柱。由於佛陀在這裡誕生,因此下令藍畀尼村免租稅,繳農作物的八分之一即可』。根據玄奘 的記錄「有大石柱,上作馬像,無憂王之所建也,後為惡龍霹靂,其柱中折仆地。」柱頭的馬像至今尚未發現,但是中央因雷擊造成的龜裂,有三處用鐵環加以繫結。這個石柱高七 . 二公尺,銘刻部分位於底部起約三 . 三公尺的地方。

無憂樹學名Saraca asoca),小型喬木,葉長8-30公分,為長橢圓形或長橢圓狀披針形。圓錐狀繖房花序,花苞為黃色或緋紅色,無花瓣,花萼長筒形, 4裂片,如花瓣狀。果實為莢果,形狀扁平。原產於印度中南半島中國雲南廣西一帶。樹皮及果實可作為藥用。

相傳釋迦牟尼佛誕生於此樹下,故被視為是佛教聖樹之一。

迦畀羅衛城 】為釋迦族的首都,為東西約 80KM ,南北約 60KM 的小諸侯國,隸屬拘ㄕ那羅國。本來是以地薯為主食的民族,首先成功地栽培出恒河邊的自然稻種,被尊為優秀的種族、而國王均以【 飯王】尊稱。 亞庫羅達佛塔遺跡為 1972 ~1973 年所挖絕的, 相傳是淨飯王和悉達多太子生活過的王宮遺跡。 1974 年時發現了刻有「迦畀羅衛城」的容器。在東北禺的一個房間,出土了大量燒過具碳化的稻殼。太子誕生的消息傳來, 淨飯王就趕往藍畀尼抱王子回城。此時在喜瑪拉雅山中冥想中之阿悉達仙人,看到迦畀羅衛城一帶散發吉相而來到此地。 仙人雙手抱著太子看的時候,流淚嘆息,因此父王十分擔心地問理由,他回答說: 「太子為菩薩投胎轉世,處處顯現會成為佛陀的跡象,但是我自己已經邁向老年,無法聽到他說法了,因此悲從中來」。 接著五體投地,合掌禮拜後便離去了。出生第五天取名 悉達多, 意思為完成願望。第七天,摩耶夫人去世,由阿姨摩訶波奢波提養育。於十九歲時,與善覺王的耶輸陀羅公主結婚。 華美的王宮生活無法滿足太子,三出城門看到了老、病、死,以及人的紛爭。 第四次則看到出家的清淨景象,在那裡找到了自己的理想,決定自己應該出家,以解決人生的苦惱。 這便是佛典中記載的『 四門出遊 』。 太子由於羅喉羅的男孩出生,有了繼承者,在二十九歲那年的半夜,祈求「我兒成長」之後,出城啟程求道。據說, 釋尊成正覺後第六年(離家第十二年),應淨飯王之懇請回到迦畀羅衛城說法, 有多達 500 位的釋迦族青年出家, 身為王位繼承的異母弟難陀及堂弟阿難及羅喉羅也出家了。
【釋迦族的悲劇】 釋尊晚年,拘尸那羅的波斯匿王向釋迦族王室要求一位原本應該成為釋迦族王妃的女性作為妃子。面對拘尸那羅國無禮要求,享譽甚高的釋迦族獻上了淨飯王宰相家賤民所生的一位少女。 這位少女成為波斯匿王的王妃,生下了琉璃王子。 他還是王子的時候曾經回到故鄉迦畀羅衛城,在作客的某一晚上,知道釋迦族人嘲笑母后卑賤的出身,內心異常憤怒,因而種下了消滅釋迦族的因子。 當他繼承了王位,即率領大軍攻略迦畀羅衛城。半路上,釋尊在大樹蔭下入禪定三眛。 第一、二次,琉璃王都有反省,並中止攻打行動,但是第三次,連釋尊也阻止不了 。迦畀羅衛城的釋迦族人,遵守釋尊所說的不殺生戒,在完全沒有抵抗的情形下被殺,或是往喜瑪拉雅山系的山岳地帶四散奔逃。因此,迦畀羅衛城就荒廢了。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