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泊爾朝聖之旅第五天(2/16)



印度第二大橋~~

【阿育王石柱】目前在印度遺

留僅有石柱中最完整的一支柱頭為獅頭



這裡是國王登基時沐浴的池水~~


這也是佛陀飲用過的聖水池~~


佛陀舍利塔遺址,佛塔幾乎全毀了,只剩下部分基座。

塑立在紀念館門口的和平鐘~~


前往拘尸那羅的路上~下車巧遇的牧羊人和可愛的羊群~~


當晚住宿飯店大廳供奉的佛像~~

 

 

 

 

王舍城—畏舍離(vAISALI)—拘尸那羅(KUSHINAGAR

 

畏舍離-前往佛陀曾修行之聖地,參觀阿育王在此建造紀念塔遺跡。【阿育王石柱】目前在印度遺

留僅有石柱中最完整的一支柱頭為獅頭,佛陀舍利紀念塔。【巴特那】孔雀王朝鼎盛時代即阿育王的建都之地,亦是玄奘三藏在(大唐西域記)所記載之華氏城,佛經中譯為波宅釐子城。

【畏舍離佛陀舍利紀念塔】佛陀曾修行之聖地,最早成立比丘、比丘尼僧團的地方。

(大愛道比丘尼即扶養佛陀的姨母,是釋迦如來教中的第一個比丘尼,在此出家)。

 

【畏舍離】 - 猴王奉蜜處 畏舍離本來是跋耆國首都,位於恆達契河東邊。悉達多太子出城後南 下,最初在這個地方跟隨阿蘭迦蘭仙人,研究無所有的教說,亦即超越欲望的方法;成道後也經 常來這個地方說法,尤其這裡是宣說『 寶積經 』及『 維摩經 』的地方。有一年畏舍離地區因 持續乾旱,傳染病流行,全國舉行眾婆羅門的加持祈禱,結果無效,國王便向止住於王舍城的釋  尊求救。釋尊帶著阿難,才一走進跋耆國就開始打雷,下大雨,解除了乾旱。 進而在畀舍離宣 寶積經 』的同時,遊行了七天,並以托缽的水灑淨,於是傳染病完全消失。從此這裡便以邀 請【 藥師如來 】的地方而聞名。釋尊八十歲最後的結夏安居,也在畏舍離度過,於拘尸那羅入  涅槃。之後一百年左右,因有關戒律的見解不同,分為立場保守及立場自由的兩派,就以一切去 比丘為中心, 集合了七百位高僧,在西元前三七七年舉行第二次結集,主要討論、編即與「律 藏」 相關問題。 因為相對於長老們的上座部,分出了自由進步的大眾部,自釋尊以來原本是單一的  團,就分為上座及大眾兩派。 後來上座部向南方傳布,因而稱為南傳佛教或小乘佛教;大眾部 北方傳布,而此稱為北傳佛教或大乘佛教。

 

 

一早上車導遊很貼心提醒大家:今天開始體會在印度長距離的拉車時間。離開王舍城經過巴特那

,再前往今天的參訪景點畏舍離,而今晚就可以抵達拘尸那羅。為了趕路所以用過早齋後,我們

即刻起程出發,所以早課兩車各自在車上完成。晨曦伴著一片綠油油的田園風景,令人精神抖擻

法喜禪悅。路途中經過一座大橋,據羅森菩薩的解說:這座橋原本是印度第一大橋,長約五公里,

但後來孟買也增建另一座大橋,長度約七公里,所以它變成第二大了。橋面已經老舊,行駛中

感受非常跳動,但車流量非常擁擠,各種車輛都能上路,有些路段還在整修中。橋墩破損現象頗

多,心中升起擔憂它的安全度,也祈願這橋可以一切平安。

 

大約3個多小時終於抵達畏舍離。下車後全體整隊肅靜依序排隊往阿難舍利塔方向,當時一眼瞧

見從南卡(斯里蘭卡)也來朝聖的團體,他們身穿潔白的衣服或沙麗,雙手合十正在誦經繞塔。虔

敬莊嚴的畫面令人非常感動~而往後幾天我們在倫比尼、舍衛國等地參訪時,也與他們一再相

遇,真的好有緣份。而我們法鼓山團體在南亞大海嘯後,也因此和當地居民結下法緣,2006

我們才得已跟隨江老師前往斯國朝聖。

我們就在阿育王石柱下的塔前做祈福法會和繞塔三匝。在印度為數不少的阿育王石柱中,畏舍離

的這座獅柱不可思議的逃過了雷擊與戰火的蹂躪,在這片草原上奇蹟似地屹立了兩千多載,依然

完整無缺。一體成型的石柱,精美細緻的雕工,與高超絕倫的技術,在當時沒有機械輔助下,又

是如何被豎立在印度的各個角落的?真的不可思議!在舍利塔東邊有一座清澈的聖水池,據說是

猴王供蜜給佛陀因蜂蜜很甜,就在此挖掘出水讓佛陀飲用。

 

 

佛陀舍利塔遺址,佛塔幾乎全毀了,只剩下部分基座。從殘存的基座,可以看出原佛塔直徑約

7公尺,且曾經四度擴建。這裡曾經是世尊珍貴遺骨的保護者,象徵法脈的傳承,接受無數虔敬的

頂禮和緬懷追思。導遊羅森菩薩解說:這裡被挖出的珍貴遺骨舍利,目前都被送到德里博物館供

後人瞻仰膜拜。中午我們在一處據說是當年國王登基時的沐浴池附近餐廳用午齋,餐廳還準備

鎮涼的冰淇淋和橘子供大家使用,用過豐富的飯菜後帶著無比感恩的心,我們趕路直驅拘尸那羅

。一路上江老師請大家分享這幾天朝聖的心得和自我介紹,就在感人的生命故事和美妙的歌聲中

,讓人不覺得旅途的疲憊,感覺好似一家人和諧融合。這就是幸福的滋味啦!

 

《待 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