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泊爾朝聖之旅第二天(2/13)

建築雄偉高大的印度門紀念塔~


菩提迦耶住宿兩晚的 Hotel Imperial ~ 櫃檯上恭奉的佛像,與機場大廳禮拜的佛像非常相似。

 


菩提迦耶機場外貌~~

菩提迦耶機場大廳內的莊嚴佛像~~

菩提迦耶機場海關出口~


離開德里機場我們的行李託運辦理中~~


德里機場大廳中一對銅雕塑母子大象~~(後面是我們等候的團員)


印度目前是一位女總統執政,要統理這個世界人口第二大的古國實在非常需要智慧與魄力!


 

 

 

 

 

德里—展開市區觀光:國會大廈、總統府、印度門→菩提迦耶

 

今天的行程原本一早要前往德里國家博物館,參拜佛陀肩胛骨舍利於西元1976被發現於Piprahwa

(古代印度–迦比羅衛城)及其他佛教文物。但印度旅行社卻疏忽周一博物館休館,

 

所以協調改去參觀國會大廈、總統府、印度門。因應中午12點以前我們必須到機場飛往菩提

迦耶,內心雖然有點遺憾,但因緣如此也坦然接受。何況楊師兄允諾到尼泊爾時會增加參訪

迦比羅衛城,一樣可以到佛陀的舍利塔禮佛參拜。所以享用了昨晚住宿飯店提供的印度素食

早齋後,團長帶領各幹部在出發前,我們持誦大悲咒和心經「觀世音菩薩聖號」,祈求諸佛

菩薩的庇佑,龍天護法的加持,讓大家在朝聖旅途上平安順遂,也將此殊勝功德迴向十方

法界一切眾生,皆能離苦得安樂。

 

前往總統府的路上,看見當地居民兩極化的生活對照,三輪車、腳踏車、汽車穿梭在馬路道上

。忙碌的上班族群等候公車的企盼眼神,車速很快窗外的景物也剎那消失眼前,來不急去想當下

的感受。很快來到總統府周邊都是各國邦交大使館林立,根據導遊多吉先生的解說介紹,全印度

最好的建築都集中在此,果然不假言說。不過總統府周邊車輛限制無法下車參觀,所以遊覽車

只能環繞噴水池兩匝,讓大家在車上拍照。坐在最後一排的我,為了捕捉畫面,在搖晃的車尾

努力按下快門,所幸單手抓相機的禪定功夫還不錯~~

 

接著前往附近的景點—印度門參訪。下車整隊時,遠遠相望它與法國的凱旋門有些神似。當我們

走往建築物前,看見許多販賣紀念品的小販和頭上頂著食物叫賣的奇特景觀。面對這些熱情的招

呼,我們只有雙手合十面帶微笑婉謝。來到印度門跟前,我們有幾位師兄姐跟著在江老師身後,

因為當時遊客人潮已經很多,所以我們依序於心中默念「觀世音菩薩」聖號,並繞著建築物三匝,

最後默誦心經一遍,回向給這九萬名為國犧牲捐軀的英勇戰士。印度門中的聖火據說從沒熄滅

過,當我在繞門時可以清楚感受到這股為自由所付出的寶貴代價。戰爭是世界上最無情與無奈

的事,也祈願世人都能珍惜生命自由的可貴,讓世界免於戰爭的恐懼。

 

結束早上的參訪景點後,我們即刻前往餐廳用午齋。但是在下車前團員就被一群遊民包圍,因為

很多人都還沒有兌換盧比小鈔,所以大家先以糖果餅乾點心與這些老幼菩薩結緣,也祈願他們能

早日聽聞佛法、離苦得安樂。其實來印度之前已經聽聞過印度貧民向遊客乞討的事實,但是當

親自面對這個過程,內心的悲憫之情油然而生…在這首善之都的德里這個震撼情境,讓全團的團

員們上了慈悲與智慧的第一課,因為朝聖之路才剛開始啊!

 

用過午齋之後,很快車行到德里的國內航廈,在大門口必須通過護照和電子機票的檢查,大家

井然有序通過檢查進站,並集體辦理行李托運等候登機時間。在大廳中看到有一對銅雕母子大象

,作品非常精緻細膩相當吸引遊客的目光。飛機準時起飛,因為當天坐位在走道上,所以無法

觀賞德里的全貌風光。昨晚黑夜中降落在此,短暫的一親芳澤我們告別印度這個大都市。一個半

小時過後,我們又抵達此行的第二站—菩提迦耶。下機出海關時,才發現有一團全部穿著制服的

南傳佛教友,而往後幾天的參訪中我們也都在佛陀遺跡聖地相遇,這巧合的因緣實在不可思議。

尤其走至大廳看見一尊金色無比莊嚴的佛像,佛陀成道的【菩提迦耶】就在此處,我終於來到

這思念的聖地阿!當下恭敬合掌向世尊頂禮三拜。南無本師釋迦摩尼佛…

 

 

合十

感恩

 

 

《待 續》

 

延伸閱讀:

 

印度門India Gate)是印度新德里一個突出的地標,位於新德里的心臟,許多重要的道路從這裡向外放射出去。

印度門建於1921年,高42米。它是由紅色砂岩和花崗岩建成。印度門由埃德溫·魯琴斯設計,最初稱為全印戰爭紀念館(All India War Memorial),紀念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三次英阿戰爭中為英屬印度而喪生的90000不列顛印度軍隊士兵。

 

 印度也是一個宗教色彩非常濃厚的國家,是眾多宗教的發源地,幾乎能在印度找到世界上所有的宗教,被稱為「宗教博物館」。全印度約有80.5%的人口信仰印度教,其他的主要宗教團體還有伊斯蘭教13.4%)、錫克教(1.9%)耆那教,又因曾受英國殖民統治,基督教(2.3%)盛行[3]佛教雖起源於印度,如今在印度的影響力已逐漸式微,僅佔總人口的0.71%,但佛教的傳播對印度周邊的國家卻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

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後,婆羅門教主張種姓制度,將人分為四個種姓(Varna):婆羅門Brahmana,祭司),剎帝利Ksatriya,貴族),吠舍Vaisya,平民),首陀羅Sudra,奴隸),各種姓之間不能通婚,身分、職業世襲,另外還將戰俘以及不遵守種姓制度的人列為不可接觸的賤民——旃陀羅(達利特)。雖然印度許多新的宗教(如佛教)的成立都是基於反對種姓制度,但在婆羅門教融入印度教後,種姓制度仍維持一定的影響力。即使現今印度賦予人民平等權,種姓歧視的殘跡仍存在於社會中。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