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性的一刻—見證100(秋)雲來禪學班誕生







緣起:
年初聖嚴書院初階佛學班接近結業期間,曾考慮是否要報名精讀班繼續三年的佛學課程。
後來在北區結業典禮上,普化中心副督監-果毅法師,有點透漏訊息表示:「眾所期盼已久
的禪學班,或許很快會有好消息。」果不其然!在密切注意中禪學班的開班訊息,終於如
願報名錄取,很幸運的成為學員之一。

《認識禪學班》
8/30日晚上七點在雲來寺的開學典禮上,看到好多熟面孔的資深禪眾和學長,果然如法師
所形容的臥虎藏龍,今後三年能與這些資深的菩薩互為同學,一起參禪學習真是一大快樂
之事。大眾皆是仰慕師父的禪法而來,師父雖已捨報不在,僧團法師們亦不斷在思考要如何
將師父的禪修推廣出去並且延續不斷,才有此次因緣俱足創立本班。設立的宗旨是以『戒、定、慧』三學為基礎,福慧雙修,解行並重。
我們上課的方式比照佛學班學程制度。共要修學三學年,每一學年分上、下兩學期。一學期
16堂課,但缺課請假不得超過六次。每學年必須完成至少四天(或累計達32小時)的福業紀錄
就是義工服務的時數。此外,三年之中,必須最少完成三次禪七以上的禪期,且其中一次必須為高階禪七(話頭或默照)。最後這個打七門檻對我最具吸引力,說來慚愧…生平就打過一次七,只有腿痛不欲生的經驗和記憶。後來參加禪訓班和學長培訓後,更發覺自己在禪修經驗的貧乏和嚴重不足,所以禪學班一系列完整的學習課程,是對自我最大的期許和用功努力的方向。
而禪學班同樣也有班導師和悅眾幹部及關懷員的編制。班導師–常惠法師,負責的是助教講師
工作,將帶領大家一起上課學習。而關懷員顧名思義,就是陪伴和協助解決同學的問題難處。誠如果毅法師開示所言,在過去一年的籌畫過程中,法師們的用心不斷地討論和開會,為的就是編寫最適宜的教案。整個課程規劃雖然是一種新的嘗試,就如同實驗室的白老鼠,但相信同學們和我們一樣樂於共同來參與和成就,一起寫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相見歡》
各小組學員相互介紹和分享。我編在第二組,學員共有6位。我們的關懷員擔任好多義工執事,包括影視組、景觀組、福田班等,還是位在職的上班族,實在讚嘆他的發心和勇於承擔。其他有四位同學目前都在雲來寺擔任專職義工,每個人都有豐富的專長和經驗。而還有一位女眾,因為與我同是9901雲來班的同學,所以我們兩人感到特別有緣和親切呢。而大家聽到我的介紹,都不約而同關心我,如何搭車來上下課?後來大堂分享得知,除了我之外,也有兩位幹部從宜蘭來,但我們還不是最遠的,因為別組有一位遠從花蓮來的同學,不辭舟車勞頓不畏辛苦的精神才是令人大大的讚嘆啊!當下也期勉自己,當如是學,並發願完成這三年的禪學班課程。因為能重新當學生來上課的感覺,對我而言,是一種無以形容和言喻的喜悅與法喜!此外,從班長的提問中,得知也有好多位同學,目前同時讀佛學班、福田班和禪學班。班長還幽默的形容說:
「同時讀這三班的同學,就好像同時讀這台大、師大和政大,相信他們的功力必定令人刮目相看!」當場博得大家一致熱烈的笑聲和掌聲回應。

最後分享常惠法師說的故事–在佛陀時代,僧團有位眼睛看不到的出家眾。因為需要找人幫他
縫補衣服,就對僧團說:「有誰福德不足的,可以來幫我縫衣服呢?」結果,猜到是誰嗎?沒錯,就是佛陀。佛說:自己是福德無饜足者。」好動人的故事,連佛陀都還認為自己福德不夠,要隨時種福培福,何況還在凡夫的我們,能不隨時把握因緣修福修慧修定嗎?!最後帶著法師的祝福和期勉,同學們如禮行儀善後賦歸,並期待下周二正式進入精彩的禪學課程。

謹此

合十
感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