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天6/6 敦煌【鳴沙山(騎駱駝)、月牙泉】–哈密














昨晚觀賞敦煌飛天神女的舞台劇表演,雖然旅途奔波有些勞累,表演時我一度昏沉欲睡,但感覺整個演出團隊相當用心,以石窟壁畫上的故事編寫的劇情,佐以傳統的特技演出,一樣令人讚嘆有加。

 

這次行程我們已經從張掖、酒泉來到敦煌,所謂河西四郡因為旅程的緊湊,總是深夜抵達一宿隔天一大早又得趕往下一個景點。

從小對於沙漠的聯想除了書本、圖片到電影的畫面,所謂暮天沙漠漠、空磧馬蕭蕭。一點都不真實猶如海市蜃樓。但今天我們真的要如實去體會何謂沙漠奇觀。抵達山門口整隊進入前,趁空檔閱讀立碑上的解說:

【鳴沙山】月牙泉風景名勝區,位於敦煌城南五公里,沙泉共處、妙造天成。古往今來以〝沙漠奇觀〞著稱於世。鳴沙山因沙動有聲而得名。東漢稱沙角山,俗名神沙山。晉代始稱鳴沙山。其山東西長40公里,南北寬約20公里,主峰海拔1715米,峰巒危峭、山脊如刀。人馬踐壑,經宿復初;人乘流沙有鼓角之聲,輕如絲竹,重若雷鳴,此即〝沙嶺晴鳴〞。

月牙泉處於鳴沙山環抱之中,其形酷似一彎新月而得名。古稱沙井、又名藥泉,一度訛傳渥漥池,清代始稱月牙泉。面積13.5畝,平均水深4.2米,水質甘冽,澄清如鏡,綿歷古今,沙不進泉,水不瀜凅;鐵魚鼓浪,星草含芒,水靜印月,蒼翠一方,故稱〝月泉曉澈〞。兩者皆為敦煌八景之一。

排隊進入景區後,依序改搭環保車先到月牙泉參訪。沿途看見許多來自各地的遊客脫掉鞋子往沙山攀爬,小小的人影在廣大的一片黃沙中慢慢移動好不壯觀。為了抵擋風沙和烈日,每個團員遮陽帽、口罩、太陽眼鏡等裝備齊全,全副武裝酷似採茶農女的裝扮,包的密不通風又像是布袋戲裡的藏鏡人,剎時覺得實在有趣!

一小段車程後,各組舉著團旗緊跟在導遊身後準備一覽這千古之謎的月牙泉。才早上八點多陽光還不刺眼,領隊建議大家可以赤腳體驗走在沙上的感覺。當下有起這念頭,但馬上放下。因為手如果拎著鞋子拍照有些不方便,所以我掬起一把沙從手中讓它隨風輕輕吹走,感覺沙是那麼的細柔、那般的清涼、那般的輕盈啊!

終於以最廣角的視野親眼見到月牙泉的全貌~這種感覺有種欲語又止的情愫,實在不可思議!它美的真令人無法置信。所以用相機將它拍下,存入腦中的記憶庫吧。團隊人多把握時間拍下這裏的奇景,所以也沒有多餘的時間讓人在此遐想。趕緊跟上隊伍往上爬到至高處-月泉閣。門前掛有寫著「夕照」的匾額,想必在此觀看夕陽定會有另一番不同的體驗。繞行著月泉閣一周,往下回頭來時路,剛剛走過的足跡早已隨風而逝,唯一感受把握當下吧,在美的景色用心看過就足夠矣。回到剛剛搭環保車下車處,接著安排大家體驗騎駱駝。有些菩薩心懷不捨,沒有想要騎。但想到我們不遠千里來到此勝境,可以和這些辛苦的有情眾生結此善緣,大家還是排隊依著號碼騎上高大的駝背上。騎駱駝最大的不同是要從最後一隻先上,因為五隻駱駝成一列,如果由最前面的人先上,那排在前頭的駱駝會以為後面都坐滿了而站起來,那騎後面四隻駱駝的人就無法上去。原來騎駱駝還有學問。我們一路持誦「南無觀世音菩薩」,浩浩的隊伍行走在沙漠上,當下仿如時光倒流,回到某個朝代我們為了求法而同願同行往絲路的路上,駱駝的鈴聲伴著佛號聲清晰響亮飄盪在風中。而我留下法喜的淚水,感恩這些辛勤溫馴的駱駝菩薩們,也祝福他們無盡的未來生得以人身修學佛法、離苦得樂往生佛國淨土。

在此勝地參訪兩個小時很快就結束。離去時發現好多當地人前來,原來今天是農曆初五–端午節的緣故,許多敦煌居民攜家帶眷出遊慶祝這佳節。而此刻我們被告知將前往餐廳用午齋。您沒有聽錯,10點吃午齋,因為下午前往新疆哈密440公里的路程勢必要馬不停蹄的趕路。導遊還特別叮嚀大家一定要吃飽,他們並且前往超市為大家準備乾糧以防萬一。原來這一切的埋伏之筆到了下午的路途上,我們終於體會這箇中緣故!

用過餐後大約11點半上路,或許早上在流沙上走路有些吃力,一上車導遊布達正常車況大約7個小時可以抵達哈密,大家先休息片刻;所以也就閉目養神。當我再度睜開眼睛看到湛藍的天空和白雲,時間已經下午2點了。而原本平坦的高速公路卻塵土飛揚有些顛波,筆直的公路出現好長的一列車–塞車了。導遊當下還適時表示: 昨天他們公司同事從新疆過來走這條路,堵了十幾個鐘頭,所以今天我們幾點才能到哈密只好隨順因緣了。」如何~事情就是看著辦吧!想起幾天前當我們要越過祁連山高海拔的路程,導遊就叮嚀車上不要喝太多水,不要吃太飽。遙遠的里程數對喝水洗手這件大事,實實在在是一大考驗。尤其對年紀比較大的菩薩來說,更是不便的體驗。

沿途沒有休息站,號稱五星級的野放是與大自然的融合,入境隨俗也只好如此。但也不是說想停車就可以停,開車師父還是得遵守行車規定否則會受罰的。就這麼一路七上八下、戰戰兢兢的。一路默念佛號,祈求佛菩薩保佑。這一路上我們除了在大雁塔慈恩寺做晚課,其餘每天都是在漫長的路程車上完成晚課,每當定課圓滿時感覺內心更為安定。好不容易行至甘肅和新疆的邊界

–【星星峽】,車子通過星星峽後很快就能到達哈密, 過了此關卡就進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了。經歷過河西四郡的顛簸後,公路從此也平坦多了。終於從單調的荒漠景致 ,看到水草豐美有綠意的平原山頭,抵達哈密已經是晚上10點多。我們到底走了多少小時多不是重點了,如果沒有趙師傅他們精湛的開車經驗,或許當天我們還困陷在車陣中。行走絲路於晚上10點以後才吃晚餐,已經成為不成文共識了。望著餐廳幫大家準備的粽子,內心更加的感動與感恩。這個新疆端午節真的讓人畢生難以忘懷…

《待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