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路的終點-第12天6/10 深圳(福永碼頭)-香港→台北

感恩這次為我們辛苦服務的大陸旅行社和台灣金箭旅行社的所有工作人員~~

烏魯木齊國際機場~




 


鳥瞰長年積雪的天山山脈~




後會有期~黃土高原西部美麗的風光~~

 

 

烏魯木齊」位於天山北麓,環山帶水,世居人稱之為「烏魯木齊」,意為「優美的牧場」。

但導遊反應表示說:台灣人卻以烏魯木介(台語發音),扭曲了它的原意。至於為何會有這般

講法,自己也不清楚,我猜想只是台語發音相近似吧。

昨天在飛機上,看到了當地報紙的報導內容,才了解6/8日吐魯番地震後實際情形。當時我們

就在車陣中,雖然堵車塞了很久,但至少大家都平安無恙,這一切都要感恩佛菩薩的保佑和

天護法神的加持。

 

寫在分享之後:

昨天由天山下來再度返回車水馬龍的烏魯木齊,準備用完午齋後出發到機場,告別這絲路的終點–新疆。新疆為大陸乾旱氣候,早晚溫差較大,地諺:早穿皮襖午川紗,圍著火爐吃西瓜。吐魯番又熱又乾燥早晚溫差有10多度。回顧這一趟旅程,使用了海、陸、空三種運輸工具,由起點西安古都開始,沿著黃河流域經過河西四郡,越過祁連山來到青海湖,頂著烈日風沙

體驗戈壁沙漠及火焰山的高溫;參訪了千年菩提之路所遺留下的佛教文物遺跡。這幾千公里的

路程現今人只要用十幾天的時間便可輕易做到,但相對於玄奘大師西域取經、張騫通西域等古

人艱辛踏過的足跡,也就微不足道更無從相提並論。就如同第一天我們從西安需要開10天的車

程,才能到達烏魯木齊;而此刻再從烏魯木齊搭飛機卻只要短短幾個小時就能直達深圳。今非

昔比如今科技進步和交通發達的便利性,大大縮短了這條歷史文化的時空距離。

作為一名佛弟子,在參訪過程中一直提醒自己,對境界所處的環境,要練習清楚、放鬆的方法

。體驗環境不斷地在變化,接受當下所聽到的看到的就好,並隨時向內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

說來慚愧…旅程早已圓滿結束20天了,這段日子說不累是打妄語,再回想行程中的點點滴滴時

,一度無法用文字表達當時的情境而出現停頓、空白。因為面對這條千年古道的歷史文化、

地理時空背景等等一切,豈是如我這等才疏學淺,所能詳盡說明敘述清楚呢?發願將自己

在旅途中所體會到的一點點心得與大眾分享,主要是感恩所有成就自己的眾緣合和;感恩諸

佛菩薩的庇佑,感恩此次同願同行的善知識菩薩們。也期盼下一次的因緣俱足,我們彼此再

攜手一起走向佛國的朝聖之旅~ 謹此

 

 

 

最後以席慕蓉這首出塞曲獻給所有的有緣人~~

請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清香
誰說出塞歌的調子都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
那是因為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想著草原千里閃著金光
想著風沙呼嘯過大漠
想著黃河岸啊 陰山旁
英雄騎馬啊 騎馬歸故鄉

 

感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