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水的人生






~~ 摘自: 小和尚的白粥館 作者:釋戒嗔

那還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那一年淼鎮政府
想在山上開發一些旅遊景點,
便請一些工程師上山來策畫。

那些年,
寺裡香火比現在要差不少,
經常一整天一個香客都沒有,
所以政府請來的工程師
便住在我們的寺裡。

工程師中有位中年大叔,
大叔的樣子看起來很厚道,
我還記得
他的笑容很溫和,平凡謙和地笑。

大叔對我們也很客氣,
如果在院落中見到我們,
便客氣地行禮,
等我們回禮後,又再次向我們行禮,
常常互相行禮很長時間才能結束,
到了最後都有些害怕和大叔相遇了。

據說工程的策畫
要等一位領導的最後決策,
所以進度也耽擱了,
幾位工程師都閒了下來。
其中幾位乘機上附近的山上閒逛去了,
只有大叔沒有走。

大叔每天都坐在
寺門前的石頭上看落葉,
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一動也不動。

戒嗔看著大叔的樣子,
忽然想起
智緣師父曾說過
他坐在那塊石頭看落葉的事情。


覺得大叔一定有些心事,
可是大叔從來沒有露出不快的樣子,
只是靜靜地看著。
戒嗔終於壓制不住心中的疑惑,
坐在大叔旁邊一起看落葉。



大叔忽然長長嘆了一口氣,
他問我,
我們的人生如何才能滿足於平凡?

戒嗔怔怔地答不出大叔的問題,
大叔對戒嗔說了一些往事。

原來大叔畢業於一所挺有名的學校,
畢業那年,
大叔為自己的人生設立了很多目標,
希望將來成為一個傑出的人。
剛工作的時候,

大叔還不斷為自己的目標努力著,
可是總遇到各種各樣的阻礙,
目標始終沒有實現。

再後來,大叔結婚了,然後有了孩子,
當年所定的目標一個個落空,
到現在看來已經越來越遙不可及了。

有時候忙碌的生活,
讓大叔忘記了曾經的夢想,
最近清閒下來的大叔,
忽然想起那些遙遠的夢,
可是曾經有著抱負和理想的大叔,
彷彿注定要歸於平凡,
與夢無緣了。

所以大叔問我,
我們的人生如何才能滿足於平凡?


跑進佛堂問智緣師父這個問題。
智緣師父想了想,
拿著一隻盛放著白開水的杯子走到屋外,
當著大叔的面,
把這杯水
倒在了院子中的石頭桌子上。

水「嘩」的一聲鋪滿了桌子,
大部分的水
都順著桌上的微小坡度
流到了泥土裡,
只是在不平整的桌面低窪處
殘餘了一點點水滴。

大叔呆呆地望著智緣師父,
不知道師父準備做些什麼事情。


智緣師父說,明天我來告訴你答案吧。


第二天一早,
大叔早早地站在桌子前,
只是昨天的那些水漬早已乾涸了。


智緣師父說,
昨天的那杯水中,
有一小部分
留在了桌面上,
經過一天的曝曬,它們昇華回到了空氣中,
而絕大部分的水
則滲透到了泥土裡。

每個水滴
都曾經夢想著
要昇華在空氣中,

只是真正能留在桌面上
有機會
被昇華的水少之又少,

而大部分的水滴又怎麼了呢?

它們有些穿越過泥土,
匯集到山泉中,
變成一杯杯清雅的香茗;

還有一些附著在植物的根莖上,
默默地向上遊動,
變成了一片片綠葉裡的汁液。

誰敢說這些流到泥土中的水沒有價值呢?

它們從來沒有平凡過。

當那杯水
傾瀉在桌面上之際,
每滴水珠
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