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嚮往的現代神話──《東京爬樹偵探》





文/李偉文(荒野榮譽理事長)

世人所遺棄的角落,常常是上帝意旨盛行之處。在文明社會中,我們為上帝保留的空間實在有限,尤其在城市面貌快速變遷的現代,能在寸土寸金的高樓大廈中保留一片原始自然的森林,更顯珍貴。

  這本由日本手機連載的暢銷小說改寫成《東京爬樹偵探》,以東京市區遺留下的三千坪私人林地為背景。裏面有20公尺高的巨木,彷彿是星際大戰的防護罩一般,沒有車子的廢氣、擾人的噪音,是昆蟲、野鳥和小動物的棲息天堂。森林的產權屬於80多歲的老太太,老太太因為中風進醫院休養,森林的危機也逐步逼進。

  跟台灣一樣,總是有子孫覬覦土地的價值,想盡辦法將土地賣掉蓋成大樓,故事就在一個失業中年上班族所權充的森林管理員與偵探,聯合阿婆的媳婦與孫女,對抗開發的壓力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小事件裏淡淡地展開。
 

  對於看慣死了很多人、死得離奇又恐怖的推理小說讀者而言,這個爬樹偵探辦的案子簡直太小兒科了,比如幫忙找回失蹤寵物、拆除蜂窩、調查果子狸出沒的真相,在這些零星小案子的舖陳之下,爬樹偵探對於森林的情感與態度逐漸改變,最後他與小女孩透過環境教育努力改變森林周邊住家討厭森林的情緒。讓我想起不久前在台灣的我們也遭遇到幾乎同樣的事情。
台北市和平東路與富陽街底附近的一座小山,早期為軍事彈藥庫,整座山谷是管制森嚴的區域,因此保留下一座沒人干擾的原始森林。在彈藥庫搬遷之後,附近民眾陸續在這裏舖上地毯、修剪樹木、種植盆花,或許就像書裏所描述的:「森林讓一般民眾覺得不舒服,甚至感覺危險,森林裏棲息著動物,厭惡的人不在少數,他們無法容忍自家附近有蝙蝠、蛇的存在,蚜蟲出現的數量稍微比往年多一點就歇斯底里。對這些人來說,他們並不想要雜樹林,而且希望它能整頓成公園或時尚的大樓。」
 

  我們也如同爬樹偵探與小女生一樣努力著,總算改變周圍居民對公園的看法與期待,說服政府以自然公園的概念來經營,沒有水泥結構及不必要的人工設施,最小範圍的步道也注意到避免干擾動植物的生活。
  

  從生態經濟學的分析可知,一處原始的大自然對人類萬物長遠上的價值最高,一旦經過人為開發,即便短期可獲得經濟或物質上的利益,但其價值每一年會遞減,如何也比不上保留完整的自然野地。
 

  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在推動荒野公園的概念。什麼是荒野公園?就是在都市裏保留一處足夠的空間,讓自然生命在其中演化(簡單來說,就是在公園裏圈護一塊範圍,不除草不噴藥,沒有人為干擾),人們透過木棧道或懸空的吊橋進入這塊都市荒野。這樣一來,不但讓眾多生物有棲息之處,也讓都市的人們不用開車、塞車,才能跟著人潮擠到國家公園,就近感受到自然荒野的豐富。
 

  許多國家的都市皆有類似概念,最著名的是美國紐約的中央公園。都市裏的自然空間除了是人們身心安頓之處外,也是培養孩子美感、留給孩子最珍貴的禮物。這本書是一個令人嚮往的都市神話,但我的內心盼望它不是僅僅是一個虛構的神話,而是我們願意一起追求的價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