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虛假中看見自己





楊蓓 (作者為台北大學社工系副教授)

我們一定要先明白自己擁有感覺,才有機會從關係中成長。一般而言,人們處於關係當中,卻要求別人負責,希望由別人主動改善這個關係,這樣一來自己便不會痛苦。

例如,失戀時被提出分手要求的一方,他往往會自認為是一個失敗者,然後產生各種負面的情緒,包括被遺棄、失落等感覺,並且很自然地會將這一切歸因於對方「因為是他要跟我分手,我才會變成這樣」。當一個人歸因外在時,他無法真正認知自己較深層的感覺和情緒。再者,外在歸因等於放棄了自己在關係當中的主動權,讓自己處於被動的位置。以個人成長的角度來看,這也是放棄了讓自己成長的權利。

有角色,就有對立
人,終究有各種「角色」需要扮演,處於「關係」中無法脫逃。只要活在角色裡,就永遠有對立存在,或有二元的關係。有男性,相對就有女性;有父母,相對就有子女;有丈夫,相對就有妻子。在其他關係上,相對主管的是部屬;相對出家人的是居士、在家人;相對師父的是徒弟……不勝枚舉。只要在關係裡,就永遠有角色對待,在對待裡也充滿各自的期待。

可是,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擁有自己的生活,不會照著我們所期待的去做。即使孩子是父母生的,可是父母仍無法完全掌控他,於是在二元的角色關係裡,必然會有衝突存在。所以我將衝突視之理所當然,也就是說人與人之間處處充滿衝突、矛盾,這是一個事實,只是與我們的期待有落差。

人與人互動有衝突是必然,因為在所有角色關係裡,一直存在著對立,卻不能因此否認掉自己的感覺。例如父母與小孩的立場不同,父母對孩子有所期望與要求,孩子偏偏不聽話;夫妻相處亦然,先生希望太太能符合自己心目中的「超完美嬌妻」,也許當太太的可能短時間內會討好先生,可是要她長期隱忍,恐怕就不可能。關係中有期待,就可能有落空,也許沒有爆發衝突,但並不表示對立、衝突不存在。

佛陀當年就是看到了事實——「我們的娑婆世界是顛倒的」。這讓我領悟到娑婆世界原是人的世界,充滿紛紛擾擾是很自然的,因為我們的身心不是處在淨土。所以,我們生活在此,無論處於任何二元角色關係裡,會出現衝突也是正常的。進一步來說,並不是所有的衝突都要想辦法把它消滅,而且只要雙方關係存在,衝突跟對立永遠沒有消滅的一天。

人與人相處,難免會發生磨擦,因為人與人之間存在著個別差異性,關係親密如夫妻、母女會吵架也屬正常。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越是親近相處的人,吵架的頻率也越高。

顛倒夢想,虛假的關係
《心經》中所講的顛倒夢想,用來詮釋我們所處的世界很貼切。因為世界本來就存在衝突跟矛盾,我們卻誤認世界應該是和平喜樂的,以為那才是常態,拒絕面對現實。事實上,娑婆世界裡人跟人之間有差異性,人跟人之間會產生矛盾,人跟人之間會有衝突,這些都是必然,也是常態。所以有一些心理學家就提出,基本上,人是活在虛假之中。另外,還有心理學家認為,人是活在互相操縱之中。

因為人與人是不同的個體,之間一定存在著差異性,所以當我們要與他人建立關係時,為了自己的快樂,也明白快樂是建築在良好的關係上,可是又無法消弭掉彼此的差異性時,只好「以和為貴」,維持表面關係和諧。然而這樣的關係是虛假的,並不牢固,今日如果對方很堅持己見,我們可能暫時委屈一下自己,附和對方、討好對方,只為了維持良好、完美的關係。

一旦擁有足夠的權力時,當對方的作為造成我們不開心,便會用自己的權威來禁止對方。由於對方懼於我們的權威,可能陽奉陰違,在互動的過程中,建構我們一致認同的「和平」尺度。

心理學所說的「虛假」現象與佛法的「顛倒夢想」之意涵,有很多的類似:人世間的人際互動,多是在一個「虛假」的狀態下進行。但是,我們必須瞭解,在虛假的背後還是有一份真心,就是我們是「真心」希望「關係是良好的」。

這樣的出發點沒錯,可是在互動的過程中,我們用了很多方法來度過衝突,或是抹平差異。事實上,衝突和差異始終都是存在的,我們只是不去正視,能逃避就逃避,所以久而久之,人會以假為真。例如一群朋友聚在一起談天、聊八卦,開心得不得了,然後聚會結束各自回家時,心裡嘀咕著:某人講話真沒水準,卻還是告訴自己:「我們關係很好。」

虛假的人際關係
在成人世界裡,我們都跳著人際關係的探戈,踩著一進一退的舞步,你進一步、我退一步,如果搭配得好,我們就達到「自以為是」的美好關係。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延伸出很多的社交行為,例如佳節送禮、生日時寄個卡片互相關懷……。我們用這樣的方式去經營關係,也以為用這樣便可以維持良好關係。

事實上,這個邏輯看似對,卻不盡然,如果我們在關係上的需求或期待是比較深刻時,或是對成長有更高的要求時,便會發現這個邏輯是行不通的,甚至會發現自己的人際關係網絡是很虛假,與人的關係是飄渺的。

我曾經在一家餐館,看見一桌四個女性朋友在談話,可是卻各自講著各自的事,似乎沒有人專心在聽別人說話,像是自言自語,不管是否有聽眾。這種情形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居然有人講話不需要對象,就可以自己不停地講;然後飯吃完、話說完了,人也就散了。

當真正需要聽眾時,可能根本沒有人願意聽我們傾訴,人際關係是如此的不踏實。後來我更發現原來自言自語的人多得不得了,可是真正願意聽別人講話的人也不多。我們可能花很多力氣去學溝通技巧,可是,傾聽跟訴說如果沒有真正連結上,那麼關係的建立,或關係的成長,恐怕都是很困難的。

如同心理學家所說,人我的互動是虛假的、操控的。這都不是錯誤或壞事,可是「虛假」、「操控」在我們既有的經驗裡,我們已經盡力做到自己的部分,但是對於從關係中成長,到底有多大助益?究竟什麼樣的行為,才可以幫助我們去跨越衝突、去面對差異。

所以,我們要回到自身來找到「感覺」。人的感覺是很靈敏的,好比我們與某人不對盤,自己其實心裡有數,我們可能跟他虛與委蛇,即使只講短短十分鐘的話,也會覺得累,或是一邊講話,卻一邊打起哈欠,這是因為我們勉強自己,無法找到共同的話題。


本文摘錄自《人生雜誌第276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