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自己是誰

文:查爾斯•韓弟 (Charles Handy)

本文摘自《你拿什麼定義自己?》,天下文化出版,2007年7月

英國企管大師韓第,在年過七十後,對工作與生命的省思及他的人生智慧,值得與讀者分享,以下摘錄自:韓第的生活工作觀第01講:發現自己是誰

 歐洲管理學院(INSEAD)商學院的伊芭拉(Herminia Ibarra)訪問了三十九位成功人士,想知道他們如何重新創造自己的人生。這些人包括從文學教授改行的股票交易員,從投資銀行家改行的暢銷小說作家。

 她主張,成功的人生並不等於先知道做什麼再行動,而是剛好相反。只有在行動、實驗、質疑與再行動中,才能發現自己是誰、是塊什麼料子。

 這正是我自己的經驗。我們的身分有部分是遺傳來的,有部分是早年的經驗塑造的,但是在我們探索更多的可能之前,並未完全成形。我們應該不斷窺視那第四塊隱藏的窗格,把越來越多的面積攤開在陽光下。這並不表示生活會變得容易,不過,說不定我們臨終時,不會再有任何東西是自己和別人都看不到的。

 我現在認為,我們的一生其實是在尋找自己的身分。臨死還不知道自己真正是誰、自己真正的能力,就真可憐。生命的過程,像是爬一座身分的梯子,我們逐漸證實、發現自己。

 心理學家馬斯洛(Abe Maslow)稱之為需要的層級,對我來說,則更像是梯子。梯子的第一階是生存,我們離巢時翅膀夠不夠硬?我們能不能餬口、養家、維持一份工作或獲得一個資格?接下來,生存不是問題了,我們必須表達自我,以某種方式顯示自己與眾不同,建立自己獨立的身分。

 對大多數人而言,中年的成就代表達到了這一階。但是這個梯子並不止於此。我們仍然渴望在世上留下標記,刻下痕跡,希望因為我們活過而使世界變得不一樣,不管變得更好或更壞。因此,梯子的最後一階是「貢獻」,是對自己以外更大群體的付出,是我們為了不朽,為了永存的紀念而下的私人賭注。曾經有人以另一個方式描述馬斯洛的層級,把一個理想人生的組成部分列為生存、學習、愛、留下遺產(legacy)。我喜歡這個說法,它說明了我在自己人生中一直想做的事。

 貢獻不必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對許多人而言,子女就是最好的遺產。對有些人而言,是他們的工作,或是所創的事業。還有的人則是他們所拯救或改變的生命,他們教導過的兒童或治好的病人,甚至是他們親手栽植的花園。

 有如當頭棒喝的是,一個人並不會因為怎麼賺到錢而被人記住,而是因為他怎麼花錢而被記住。墓碑如果刻著地下躺著的人賺了幾千幾百萬元,並不會給路人留下印象,關鍵是那些錢用在什麼地方。

 如果我們認為我們的些許作為能在浩瀚宇宙中產生任何重要性,或許都嫌傲慢。我們所做的事可能一點也不重要。我知道我的書會被資源回收,我的想法會被忘記,但我還是寫作,還是教書。為什麼?我問自己。我想,因為我要填滿那扇窗,要在死前發現自己的每一個面向。

延伸思考:

在忙碌的工作中,你可曾留下空間與時間,審視自己的面貌是什麼?是自己要的感覺?有什麼想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