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欣賞-老哥兒倆,鬥嘴一世情




來源:聯合副刊(2007.11.30)

作者:王如斯


爸爸指著考卷上的「2」,嘻皮笑臉的對伯父說:「哈哈,你破功啦!你以前說我家妹仔會嫁給外國人,現在她英文只考兩分…」 爸爸和伯父從年輕就常鬥嘴,只因伯父是個鐵口直斷的業餘命理師,爸爸是個鐵齒的小學校長。

在爸爸眼裡,伯父放著照相館不好好經營,卻半路去學什麼紫微八卦奇門遁甲,簡直是不務正業。而在伯父眼裡,爸爸只不過有一點點學問,就自以為是的不信鬼神,真是太高傲了。 一個要幫人送鬼 一個鐵齒見鬼啦

有一天,爸爸看見伯父帶著搖鈴,騎腳踏車準備出門,爸爸就說:「呦,出門幹嘛還帶著搖鈴?你什麼時候改行賣起枝仔冰啦?」伯父有點生氣的說:「我是要去幫人家送鬼。」爸爸說:「哇!你還會送鬼,鬼這麼厲害的東西,你都能把它送走,我們學校好多老鼠,你能不能幫忙送一送?」 結果伯父氣得連話都懶得說,就騎車出去了。

後來伯父有沒有幫人把鬼送走,這我不知道,不過當天晚上,爸爸倒是需要送送鬼了。 爸爸每晚吃過晚飯,都會帶我和媽媽去田邊散步。那天,就在我們臨出門時,伯父對爸爸說:「校長大人!閣下今天氣色不好,印堂發暗,傍晚最好少去人煙稀少的地方,以免碰到不乾淨的東西。」爸爸對伯父的警告,當然嗤之以鼻,還是把我跟媽媽帶出去了。

田野的夕陽相當美麗,遠處還有著層層疊疊的山巒。爸爸指著遠山對我們說:「看到沒?這就叫遠山含笑。」 說完,他還歌興大發,學起梁兄哥唱起黃梅調:「遠山含笑──」爸爸的歌聲戛然而止,手指著遠方,動都不動,下巴像脫臼般閉不起來,那模樣就像尊蠟像。 媽媽用力打了爸爸一下,爸爸才如夢初醒般的問我們:「妳們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人趕著一輛牛車,從稻子上面慢慢飛過去?奇怪,牛車怎麼會飛呢?」可是,我跟媽媽什麼也沒看見。


說我會嫁到海外

英文2分是反證


回家後,媽媽向家人說了爸爸的「奇遇」,阿嬤說,那塊田地附近,二次大戰時遭到空襲,當時有一個農夫趕著牛車來不及走避,被美軍的飛機炸死了。伯父叫媽媽把爸爸的衣服拿給他,晚上偷偷幫爸爸做了法保平安。爸爸對自己的奇遇,只說可能最近在準備學校的觀摩教學,太累了,所以眼睛有點花。

其實伯父算命還是有那麼點準,據說我才出生沒幾天,伯父就算出我未來的夫家在海的另一端,乍聽之下,好像我會嫁到外國去,害得我媽媽每天都很擔心我會嫁給外國人,到時家裡來個金髮碧眼、一見人就抱著親的洋女婿,那可如何是好? 我剛上國中時,第一次期中考,英文只考兩分,拿考卷給爸爸簽名時,本以為爸爸會怒髮衝冠、破口大罵,沒想到,爸爸竟喜孜孜的拿著考卷去找伯父。 爸爸指著考卷上老師用紅色簽字筆寫的那個大大的「2」,嘻皮笑臉的對伯父說:「哈哈,你破功啦!你以前說我家妹仔會嫁給外國人,現在她英文只考兩分,你知道嗎?英文二十六個字母,她只認得W跟C這兩個字,而且還要寫在廁所門口才認得,寫在紙上,她就不認得了。這種英文程度,怎麼可能嫁給老外?」 伯父瞇著眼,似笑非笑的說:「我十幾年前說的事,你到現在還記得,我都差點忘記囉。可見你還是很在乎我說過的話嘛。」爸爸紅著臉,結結巴巴的說:「我才不會聽你胡說八道咧。事實證明妹仔的英文真的只考兩分,英文只考兩分……」

一品夫人沒當上 老兄弟調侃不完 爸爸忽然不說話了,終於恍然大悟這兩分所代表的意義,我趕快逃之夭夭了,身後卻傳來爸爸的怒吼聲:「妹仔!妳給我說清楚,英文怎麼只考了兩分?」


不過,英文只考兩分並沒影響我嫁給在海的另一頭的夫家。原來我先生的老家在金門,他是金門人。對於這點,爸爸說伯父是瞎貓碰到死耗子,碰巧說對了。 雖然伯父的預言,到後來總能跟事實沾上點邊,卻還是有凸槌的時候。因他曾說,我的命格如果是男生就會做到一品官,是女生就會是個一品夫人。但我都到知天命之年了,一品夫人沒當上,天天在家煮飯洗衣的老媽子,倒是做了大半輩子。

前陣子爸爸又用這事調侃伯父,還好我老公在旁緩頰,指著我說:「我都叫她王飽穿,吃飽的飽,穿衣的穿,因為她吃穿不愁,無憂無慮,每天吃中藥有人提醒,買菜有人提,養隻狗有人溜,她只要負責跟狗玩就行了,不小心買到酸的水果還有個不怕酸的人幫忙吃,一品夫人也不過如此。」 爸爸和伯父一聽,都猛點頭。這對如今八十多歲的老哥兒,鬥嘴鬥了一輩子,終於有件事讓他們一致同意啦。


哈~~如何?

父親兄弟間的親情互動

也可以成為作者調侃自己的婚姻生活

實在有趣~~

0